四点详解“超主权货币”:花非花雾非雾(2)

※发布时间:2021-7-11 6:48:11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刘萌萌的老公G20会议前夕,周小川在《关于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中提出构建“超主权储备货币”的设想。他认为,应该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而SDR(特别提款权亦称“纸黄金”)具有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和潜力,同时SDR扩大发行有利于基金组织克服在经费、话语权和代表权方面所面临的困难。这被国际社会视为中国对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表达的强烈不满以及对中国利益的表达。

  该文章引起人们对SDR的关注。SDR本位的观点可以追溯至1970年代,当时美元对主要货币贬值50%以上,成为推动SDR本位的主要动力。当时就有学者提出SDR本位的观点,他们认为货币盯住SDR,可以增加货币的稳定性。如果发生全球性的流动性危机,中心国的中央银行,联邦储备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可以通过公开市场购买提供流动性。

  SDR就其本质而言是由基金组织为弥补国际储备手段不足而创制的补充性国际储备工具,其基本作用在于充当国及基金之间的国际支付工具和货币定值单位,并未成为实际流通的国际货币。即使SDR能够作为储备资产,毕竟SDR在国际储备资产中的份额只占很小比例,1971年占4.5%,1976年下降到2.8%,1982年重新增加到4.8%,后来基本上没有太大变化。而外汇在全部国际储备中的比重多年来都高达80%左右。另外SDR本身也是以美元为基础设计出来的记账单位,美元的份额为44%,因此,它的作用发挥仍然受很大的局限性。

  超主权货币的另一个代表性观点是由货币联盟逐渐过渡到世界货币。蒙代尔认为,未来货币体系可能以货币联盟的方式向新的固定汇率制复归,而“金融稳定性三岛”则是其基本架构,即欧洲、美洲和亚洲各自形成货币联盟,然后,三方再形成一个联盟。他认为,只要三方能形成一致的通货膨胀率和分配铸币税的机制,就可以实现三方联盟。三方货币联盟是向世界货币过渡的方式。

  这种强调在渐进基础上的国际货币体制的变革,在以和平为主题的世界格局中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欧洲货币联盟在命途多舛中能够得以维持下来本身就说明了这一的可行性,而正在逐渐形成的美元区和作用不断加强的亚洲金融合作机制似乎也在着这一径的未来前景。

  界范围内建立起统一的货币体系,实行统一的货币政策,并建立统一的货币发行银行是国际货币制度设计者的终极理想。蒙代尔认为,在形成货币联盟的基础上,可以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人民币5个主要经济体的货币为基础,构建一个世界货币,并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可以发行货币的世界中央银行。最终将灵活的国际货币体系、全球记账的单位、全球统一的国际基准价位,各个货币区域统一在整个全球货币体系范围之内。

  超主权货币的来龙去脉既让我们感觉“超主权货币”并不遥远,也让我们意识到它并非触手可及。在“知难行更难”的国际货币体系领域,一面坐看各方粉墨登场,一面悄然加紧推动人民币区域化进程也不失为明智之举。 (闫小娜)